新闻资讯

朕不会忘了曾经许你的东西

叛党首脑得知东方红被擒,欣喜异常,吩咐于内殿审问。立下大功的冷瞳,奉命将俘虏送往内殿候审。路上,发觉东方红身上的锁链略有松动,冷瞳轻拍着高高翘起的美臀,轻声笑道:“不要急,就快要到了,难道你不想看看谁是政变的主使人吗?”“参见陛下,冷瞳已将叛逆擒住,供后陛下发落。”“做的好,这次你打开城门,立功居首,朕不会忘了曾经许你的东西。”叛逆!说的到底是谁?东方红心中气苦。入耳的声音依稀有点熟悉,一等到被放在地上,几经挣扎,举目上望,赫然看清了叛军首领的真面目。“三皇叔,竟然是你?”“久违了,红丫头,多年不见,倒是出落的越来越标致了。”眼前之人,左半边脸被纱布里住,身材修长,外貌虽然颇见苍老,却仍显得气宇轩昂,风度翩翩,漏出来的一只眼睛,目光炯炯有神,不怒而威,正是东方红的亲叔父,东方白。东方红知道,这位叔叔年轻时,文事、武功均臻上乘,长袖善舞,广结豪杰,曾是下任皇位的不二人选。但在一次返家时,遭人刺杀,妻儿丧生,自己也毁了半边脸。自此意志消沈,闭门不出,借酒浇愁。东方正继位后,每逢节庆,仍赠礼遣人问候,但都遭他婉拒。却不意竟是今日的反逆策划人。“皇叔!父王平日待你不薄,你居然报他如此。”满不在乎地挥挥手,一如他当年的风采,东方白笑道:“不用这么紧张,一个位子,没有人能长久坐稳,现在,不过是换朕坐坐而已。”“你对父王有何不满,竟要谋反,将来死后,你哪有脸见东方家列祖列宗于地下。”“没什么不满,只是朕想当皇帝而已,就这么简单。”东方白随意晒道:“至于百年之后,朕倒要看看,是谁无颜见祖宗于地下。”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东方红怒道。听出话里有不寻常的弦外之音,令她感到不安。“什么意思?”东方脸色忽沉,犹如笼罩了一层寒霜,他仰天大笑,笑声中只存着无限的苍凉、悲恸,他厉声道:“丫头,上一辈的旧事,你知道多少?既然不知,就别在此大放谬词。”东方红猛地想起,当年宫廷皇位之争,谣言众多,东方白之案,虽说立即抓到凶手破案,但案情中仍存有诸多疑点,莫非……莫非……“哈……哈.。正老头!当日你收买杀手,率人暗算于朕,自以为天衣无缝,却也可曾想到有今日吗?”“胡说!休得污蔑我父王清名!”东方红听到旧日宫廷秘闻,急忙替父亲辩护,但念及父亲平日行事,心下黯然,却已信了七八成。东方日闻言一笑,多年的忍气吞声,无尽的愤恨,又岂是旁人所能了解。低眼斜看东方红,绝动人的脸上,看到的是一副绝不向任何迫害低头的倔强表情。好半晌,开始大笑,道:“对了!差点给忘了,你小时候朕教过你武功,虽然说时间久了,也不至于退步这么多吧!几个穴道真可以困你那么久吗?”东方红自被檎后,便一直潜心冲穴,预备突袭敌人首脑,报灭家被擒之恨,此时已冲开九成,听得计画被发现,再不犹疑,运劲迸断身上锁链,抽出腰间暗藏匕首,飞身而上。“逆贼受死。”“保护陛下。”殿内护卫纷纷挺身向前,试图挡成一座人墙,但红日真劲再现威能,又岂是他们所能抵挡,尚未看清敌人身影,就已被剑气破体而出。说时迟,那时快,转眼间便已攻到东方白眼前。东方白虽已拔剑在手,却没想到对方的身法快至如斯,“叮”一声,长剑被断,明晃晃的匕首已架在眼前。“无怪朕损兵折将,仍是奈你不得,果是好身手,不愧是东方家五百年来的第一人。”无视于自己命悬人手,东方白好整以暇地称赞侄女的剑法。东方红内心反覆交战,激动不已。只要手下轻轻用力,立时便可为家国报此大仇,可是,果如叔父所言,不对的应是父王自己呵!想起幼时,对自己照顾辈至,百般呵护,种种的恩义。一时之间,竟是不忍心下手。“皇叔!我只问你一句?”东方红咬牙道:“就为了荣华富贵,连命也送掉,值得吗?”为了找到下手的理由,她只得如斯问。“送命?就凭你?”东方白眼中厉芒大盛,显是另有后着。一声水滴落地声,吸引了东方红的注意,却为防东方白偷袭,不敢回头。“陛下!小公主好像醒了。”出声的是在一旁的冷瞳,惊觉尚有大敌在旁,东方红心中一凛,但更惊讶的是她的话。“哦!方丫头醒了吗?”听明白了两人对话,东方白这一惊非同小可,连忙仰头一看,发现一名稚龄少女,满身伤痕,衣不蔽体,竟被麻绳捆着,吊在天花板,鲜血不停地滴落地面,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却不是自己亲妹妹东方方是谁。见到妹妹受此折磨, 黄大仙精选资料二四六东方红眼中都快渗出血来。手上用力, 刘伯温四肖中特选料在东方白颈间留下一道血痕。“公主!还是让瞳儿提醒你一下吧!瞳儿现在从一数到三, 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若是你不弃剑投降,有什么后果,你冰雪聪明,自当心知。”语毕,身后的一排侍卫,弯弓搭箭,对准空中的身影。“一…….”“你……你们好狠毒。”“无毒不丈夫。你武功太高,若让你逃逸,日后行刺于朕,岂非教朕日夜寝食难安,只是,朕自问无人能正面挡你一剑。不能力敌,便得智取。”东方白毫无愧色,冷然道。“二!”随着声音一出,一枝长箭射向空中的东方方,穿臂而出,鲜血飞溅,东方方痛的惨号出声,她年纪小,听不懂底下大人的对话,只看到姊姊为己为难,小小的心里,亦是痛苦万分。东方红暗忖,若是飞身救人,敌近我远,能否赶在敌箭前到达,由是未知之数,可是东方白武功高强,以双方现在的距离,自己身形稍动,空门大开,他趁隙攻击,实是九死一生。“只有弃剑投降,才能救妹妹一命,可是……我半晚的血战、父王的重托,难道就此落空……”一边是父母家国,一边是姊妹情深,内心的挣扎,令她握剑的手颤抖不已。“三!”“镗!”一声,匕首落地,东方红颓然跪倒,她知道,今生就此毁了。空中的东方方,无声地泪流满面。“啊!”厉芒乍现,一声惨呼,只见东方红雪白的双腕,出现两道红丝环,逐渐扩大,红色的液体不断地滴在地上。却是东方白重持断剑,立即出手,挑断了这头号大敌的双手经脉。双手是用剑者第二生命,手筋既断,东方红今生今世再无持剑的可能了。“红日神剑,自今日起,绝响于江湖。”东方白缓声道。*半生心血,尽付东流,东方红真正绝望了。“朕一世英雄,岂能死于女子之手。”看着脚下的失败者,东方白昂首阔步,傲然道:“说到底,你也只不过是个女人。”一旁冷眼旁观的冷瞳,很明白这句话的意义,『成大事者,六亲不认』,因为她自己也是同路人。若是东方红能六亲不认,根本没有任何陷阱困得住她,当然,新闻资讯东方白也就势必得到阴间去当发梦皇了。“人来!”东方白命令。“带长公主下去更衣。”侍卫们应声向前。说是更衣,其实只是拖到大殿中心,强行除去衣衫。“不要,快点住手,你们这些禽兽。”东方红拼命挣扎,奈何手上无力,抵挡不了侍卫们如狼似虎的暴行。侍卫们努力按住东方红手脚,一名侍卫遭指甲会破脸皮,吃痛之下,猛掴巨掌,把东方红打得脑眼昏花,嘴角流血。“公主是王族,需得待之以礼,倘若她受了半点伤,你们等一下全都人头落地。”东方白随意道:“若是侄女不愿在此更衣,那也好得很,待我命他们将你拖至正门,让文武百官看看长公主赤身裸体的诱人模样。”似乎是恐吓发生了作用,最后,只闻衣衫撕裂声大作,轻萝外衣,长裤,蕾丝的月白小衣,在一番激烈挣扎后,离开了主人的身体。侍卫们对东方红觊觎已久,只是平日身分悬殊,只能暗自吞口水,现在有了机会,哪还不趁机上下其手,只急得东方红不住扭动身体,却是徒劳无功。“陛下!既然诸事已定,冷瞳不妨碍陛下享乐,就此告退。”“很好。朕许下你的元帅一职,明日早朝会宣布。”东方白点头道。东方白转头命令道:“你们全都下去,替朕传旨,召今晚所有殉难士兵的男性家属,殿外候旨。”察觉到皇帝语中的承诺,侍卫们高兴的一拥而出。自一岁起,东方红从未在男子之前裸露半点肌肤,而刚才非但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剥光衣衫,只羞愤的欲立刻死去。“你这恶魔,你这样做,怎对的起死去的父王。”东方红悲愤道。“死去的父王!哈哈……丫头,你太不了解自己的父亲了。”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“什么意思?”东方白猛地转过头来,半边脸上如同罩了一层寒霜。“恶魔的兄长,当然也是恶魔。”东方白道“你真的以为他会死守殉国,丫头,你大错特错了,他利用你带真龙宝剑突围,掩人耳目,自己却从密道早一步溜出都城了。”语气中有着无尽的遗恨,似是为了未能一报多年之恨而气恼。“跑了老的,也无妨。今天我就先奸了你们姊妹,来日再取正老头的首级。”“你放过方方吧!就算你不念她是你的亲侄女,那么小的孩子,你也忍心下手吗?”对自己的命运,东方红悲哀的认命了。为了妹妹,抛弃了仅有的自尊,向折磨她的死敌哀求。“你父亲既然舍得,我又何必客气。”东方白道:“你可能还不知道,你妹妹身上的伤,是你那慈爱的父亲,为了逃命,把她从车上踢下来阻挡追兵所造成的。”东方红惊骇莫名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自己最慈祥、最相信的父亲,居然会……“我不相信,父王他不会做这种事。”“信不信由你,不过……”东方白诡异笑道:“若不是他命人密告你逃离的路线,要伏击你还真不容易。”东方红脑中轰然一声巨响,眼前金星四冒,胸口气血翻涌不已心中凄楚难当,彷佛五脏六腑都要一齐绞碎。就仅仅一个晚上,最信任的挚友暗算自己,肢体半残,被亲叔父施以地狱般的凌辱,到了最后,竟然连父亲都出卖了她。“我这一生,到底是为了什么战呢?我的生存,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这样的疑问,不断堆臆在胸口,彷佛所有的生存意义,全被一齐抹煞。最后,她听到某种东西的碎裂声,那是她的灵魂、理智、意识,瞬间化为碎片的最后声响。两行红色的泪珠,在白玉般的脸蛋上,静静地留下了深刻的红妆。东方红目光呆滞,神情痴呆的坐在地上。“姊姊!姊姊你怎么了,你说话啊!方方好害怕啊!”看到姊姊的崩溃,东方方惊骇莫名,半跪半爬的蹭近东方红身边,用被绑住的身体摇晃着亲爱的姊姊。“哈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打破了可怖的沈默,最后,东方红开始大笑,恍若地狱最深处的厉鬼,重回人间,让人心肺功能为之衰竭的狂笑,响彻了整个殿堂。从这一刻起,东方红的意识已经彻底崩毁,存在的,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肉体而已。东方方惊慌的不知如何是好,“姊姊。”看见妹妹表情,东方红凄然道:“是啊!你也是被所有人给抛弃了,整个世界,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。”殿门外,无数的人声嘈杂起来,东方白沉声道:“已经准备好了吗?”“禀陛下,人已经带齐了。”“很好,再多找一点也无所谓,就当作是朕犒赏你们的劳军礼吧!在没有满两天前,不得打扰余朕,违者斩。”语罢,抓起东方红看也不看一眼,垃圾般地丢出宫门。血,无声再流。宫门之外,东方红躺在泥地上,朦胧的眼神中,映出了无数禁卫军的身影。一个禁卫军大汉猛地扑上……国境边界小路上,一辆简陋马车缓慢地驰着。“陛下!我们已经成功跃过国境了。”“做的好,辛苦了。”一个颇见苍老的身影,捻须笑道。“可是带着真龙宝剑的长公主,已经失去了消息,留下的小公主,也……。”“小事一件,国家的重心在于国王,宝剑不过是象徵,没多大意义。至于女人,还怕没有吗?哈哈哈…….”满天的云朵,悄悄地遮住了月亮……黑鲁曼历五六六年利加斯王城娼馆“处女宫”破旧的屋子,低俗的摆设,鲜艳的足以刺眼的锦绣大红被,凌乱地被踢在满是污尘的地板上,屋子隐约散出一股发霉的酸气,其中夹杂着难言的异味,那是年轻女子的体香,汗的臭味,以及男女激烈交合后散发出的气味。一对男女,躺在没有被褥的破旧木床上。那名男子,看上去身体粗壮,是一般下阶层的普通工人;女子的长长秀发遮住半边脸,看不清长相,只看的见纤细如葫芦般的窈窕身材,以及雪白双腕上,两道惊心的红痕。蓦地,一阵喧哗的锣鼓唢呐声,隐约由窗缝间传来,夹杂着鞭炮与人声的声响,喜气洋洋。女子睁开眼睛,“是……是哪一家在办喜事?这么热闹?”“你连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吗?”男子勉力道:“先帝东方正,回国重新登基,今天是皇太子与冷瞳元帅的结婚大典。”女子闻言,似乎有些许的震动,但外表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。“上个皇帝也真倒楣,登基没两年,就被手下政变刺杀,他的头,听说是冷瞳元帅亲手交到东方正陛下的手中的。”“是天意吗?那个人到底还是死在女人手上!”脑海里依稀还记得,那个男子昂首阔步,傲然道:“朕一世英雄,岂可死女子之手。”“说起来,倒有件奇事。”客人饶有兴味道:“你长得有点像先帝的长公主殿下。”这个女孩很特别,虽然身在娼寮,却没染上风尘气息,反而有另一种难言的清新高贵,可能是好人家出身的女孩。他听人提过这个女子的来历,据说是在半年前,姊妹两个人一齐由军妓营被卖到私娼馆的,现在她一个人赚钱养活妹妹。军妓营的日子,简直不是人过的,那些禁卫军残猛粗暴,动辄将身下的女子打得皮开骨折,京城里的妓女们,视接他们的生意为畏途。她妹妹一年内堕了十五次胎,最后精神崩溃成了呆子,军妓营的长官为了怕负责任,将她们两人一起转卖娼寮。听说进院子的时候,姊妹俩下半身都还在流血;天杀的,她妹妹根本就还是个孩子。刚来的时候,听说她也是痴痴呆呆的,老板什么客人都让她接,不知道后来怎么变好的。“客人你说笑了。”她笑道,妩媚的笑中,似若有无限凄楚,“我们这种低三下四的私娼,哪会像什么公主?要是我真像公主的话,就到街口的换装俱乐院,扮个什么国的公主,再多接一批客人了。”“再说,要真是公主,又怎会和您做这等事呢?”如同要一举撇清般,丁香软舌伸进了客人口中。“啊……嗯……不……不管什么劳什子公主了,你好好服务,我会多给一点小费。”想起在家里发烧等着治病的妹妹,想起漏水的屋顶,还有不知在何处的晚餐,女子加倍地卖力……“啊……啊啊……”最后,客人全身痉挛,虚脱在麻痹的舒活快感中。风,无声地吹着,似乎,有一声人类听觉可及以外的叹息,缓缓地渗入微风之中,吹往南方的国度,掀开了风姿物语的另一章。谢伍德森林(两年后,东方红会与正进行千里长征的兰斯一行人相遇,加入其中,日后成为九天御使的一名。)请继续期待《风姿物语》续集

,,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
 


Powered by 香港主博一肖一码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